无题 下

涉及三对CP,坂本昌行×国分太一,井之原快彦×国分太一,长野博×坂本昌行。

大概有轻微井准。有GK。

糖里混刀

有擦边球

大概是个BE,看完可以尽情骂我但是不要骂我们天使qwq

那么开始

“太一,不,那个,你就当是玩笑话不……”

“可以哦。”

“诶!???”

自己那句话说出后好久,国分就这么安静地让自己抱住,坂本反而觉得异常尴尬,本想转个话题把刚才的话当做笑话过去,却被国分打断了。

坂本是从没有想过国分会和自己交往的,甚至都未曾想过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毕竟怎么看自己在国分心里一直是一个重要的朋友,但是从不可能越线。他也本无意在这个时候提这件事。

一个本该是酒后玩笑的事,变成了真的会怎么样,坂本不知道。

伸出手,国分轻轻搂住坂本,示意让他安心。

“是真的可以。是masa的话没有问题。”

 

因为是他,所以没问题。

国分不是没有想过,那时候井之原答应自己,是不是也是这样的心情。因为熟悉,所以没关系。

他信任坂本,对其的感情也早就超越了朋友那条线,可从未想过会到达恋爱关系。没想过,不代表不可以。他很清楚坂本的为人,很清楚他对自己的温柔和保护。虽然对方会在这个时候向他表白是完全超出自己的预料的。

但是,如果需要一段新恋情来让自己忘掉井之原,对方是版本的话,比其他任何人都好。

因为太熟悉了,不需要隐藏自己,不需要任何的假装,不需要谎言,也不用去习惯一个新环境。

虽然这样,很对不起坂本。

 

可我真的太想忘掉他了。

 

虽然说了交往,但是却和以往没什么太大差别。不过就是国分去坂本的餐馆,次数变多了。

国分和三宅见面的时间也变长了。

店里的装饰变得更有情调,店里的音乐开始随着每天的天气变化,原本太过安静的店里,时不时会传来国分和三宅的笑声。坂本的心情也变了,不再枯燥,原本再不愿意去料理的麻烦菜式也出现在了新菜谱上。在甚至,店里有时候会传出坂本的歌声。

森田还是每天会去店里接三宅,然后国分等坂本下班然后一起回去。

一直如此。

有那么一次,三宅拉着森田偷偷跟了他们一次,确定了国分住在坂本家,却也猜不到具体。因为知道他们是挚友,所以也不好多怀疑。直到两人之间的氛围变得越来越暧昧,早已超出了朋友的范畴。

 

三宅其实是不开心的。

毕竟他那个笨蛋哥哥还在傻乎乎地等人回去。

说了让他出来把事情讲清楚,国分绝对会立即回去。可是那个笨蛋却在国分拒接了他第一个电话开始,坚持不主动去。说什么大家都是男人,有各自的决定。

气得三宅差点把人臭扁一顿。要不是森田拦着,井之原很可能第二天去编辑部的时候就是带着一身伤拄着拐杖的了。

三宅和森田见过那天国分哭的有多绝望,也大概知道国分为什么崩溃了。

就,很气,这个笨蛋哥哥太过分了。

当然,那天他们两个还是没跑过井之原,被逮回去一顿问话,也算是弄清楚到底怎么回事了。

难得表姐有些事情麻烦井之原,就连着两天去忙事情了,结果大概是被误会了。

三宅有偷偷看过国分的邮箱,用了些小技巧把短期内删除的东西弄到了手。然后他拿去给井之原看了。

“从照片来看,怎么想都是你在外面有人了而且夜不归宿。听编辑部的人说,你在这之前已经在编辑部加班加到没时间回去好久了。换做我我也要崩溃,更何况那天还撞现行。”

“那是你表姐,是我亲姐姐,哪里有什么……主要我很在意,这照片是谁拍的。”井之原很想冷静下来,可怎么想都是自己没有提前说明的错。

“是匿名邮箱,还是新注册的,查不到。”放下手机,三宅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预感,“小井你快想想那天和你们一起还有谁,或者在那边还遇到了谁?”

“而且,这个邮件在我们在坂本的店附近遇到你的那天,还有过一次。”怕是那次,让国分彻底死了心。

“……一定要说的话,那天后来我把准一叫出来了,毕竟有些事情希望他帮忙。和他一起的,还有……还有那个著名美食作家,长野先生。”

“没其他的了?”

“没了。”

三宅很纳闷,井之原和长野有一面之缘,自己更是和他们接触过,记忆中的那两个人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

那到底会是谁……

晚上从店里回去,三宅整个人蹭到了森田怀里。

“怎么了?突然想要了?”面对三宅突然主动投怀送抱,森田调侃了一下,却立马遭到了攻击,“唔!好痛!!!你干嘛啊!“

三宅收回拳头,抬起头看向森田。

“我有事瞒着小井了,”三宅的眸子里满是犹豫和不解,“国分还爱着他,可我没跟他说。”

“他以为对方已经放弃他了……健,虽然井之原一直让我们加班但是不能这么对他啊。”

“我知道…可我不知道到底该怎么说。”

“小井的邮件被全部锁到了一个文件夹里,照片还留了一张,特别傻的。今天下午我在画草图的时候,国分对着手机傻笑。可他的手机里除了那张照片以外,只有桌面的一张风景,邮件也只有工作类的。”

“井之原的照片?”

“对,就之前杂志社年会go你拍的那张傻笑的小井……”

森田一脸疑惑地看着三宅,仿佛写满了“我拍的照片国分那里怎么会有健你要不要好好解释一下?”

没有直面森田的目光,三宅拍了拍森田的肩膀。

那个不好的预感,大概是错觉吧。

 

困扰的,当然不止三宅。

坂本很困扰。

某种程度终于梦想成真了,可反而比做朋友的时候还冲击他弱小的心脏。

“不…太一,你洗完澡能不能把衣服穿好。”

“没事的啦,你又不是没见过,大家也都是男人,更何况你是我男朋友不是么?”

躲开了国分的恶作剧,坂本索性随手拿了件卫衣套到国分身上。

乖巧地穿好衣服,国分边感叹着边去冰箱拿酒。“哇!masa你衣服好大啊。”

等坂本忙完手头的事,走到客厅的时候,发现国分还在喝,地上已经一堆酒罐子了。

天……啤酒和烧酒混着喝还喝这么多……

坂本刚想开口说他,就对上了国分的眼睛。

注意到坂本走过来,国分抬着头笑着看着他。

“masa你今天能不能和我一起睡?”

没法拒绝。拒绝了绝对会被吐槽的,说不定反而还会再一次伤到他。

坂本认了。接下来就是忍耐力的战斗了。

坂本忍过了国分惹火的行为,但他的忍耐力却在对方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对方带着酒甜味的吻印到双唇上时,灰飞烟灭了。

早晨醒时,记忆中的声音,怀抱里的温度,眼前国分的睡颜,美好得像做梦一样。

“イタ―ッ!!”

好吧,不是梦。看着国分诡计得逞后开心的笑脸,坂本一瞬觉得怎么都好。

当然,脸上的疼可不是一会会儿能消掉的。

 

接下来的日子,简单甜蜜。坂本很清楚自己在想什么。

他总有种感觉,国分会离开。

他也很明白,在他离开之前,自己能做的只有让他开心,以及不再背叛。

 

半个月以后,国分离开了。

三宅好不容易忙完手头的设计案到坂本那里时,看到了才离开的长野。

当他笑嘻嘻地准备找国分谈论新上架的音乐单曲时,才得知国分离开了。

然后他打电话跟井之原确认时发现,他和版本坂本最近才见过,也就是这样坂本知道国分没有回去。

到底去了哪里以至于要不辞而别……

森田联络了国分所在的事务所,发现国分最近的广播都是以CD的形式寄过去的。

三宅顿时觉得自己可能是最后一个知道自己朋友人间蒸发的了。

给国分的line发消息,永远都是未读。无论是谁发的。

三宅很生气了。

 

过了很久吧,三宅也不知道森田从哪里翻出来的采访。

说是匿名投稿到事务所的,辗转到了他那里。

是关于一家农场的。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森田就拉着三宅周末去了那里。

是很大的一块地。

一片巨大的水稻田,满眼的绿色。

三宅不得不承认,自己烦闷的心情少了大半,刚想夸森田,便听见有人在叫自己。

“健?”

“城岛先生?!”眼前的人穿着工作服,头上还扎着毛巾,虽然晒黑了很多,但是这慈爱的面孔怎么看都是城岛先生。“城岛先生,难道这农场是您的?”

城岛看了眼站在三宅身边的森田,笑着点了点头。

“看来刚看出来我为什么寄这个文章了啊。”

森田低下头,微微点了点头。三宅在边上看得有些懵。

城岛向森田大致指了一下方向,便接着回田里忙碌了。留下了一句随时欢迎你们来。

三宅跟着森田走的一路,一直都没明白,然后,他看到了在一片菜园里观察着蔬菜长势的人。

是国分。

 

回到坂本的店的时候,已经是关店的最后时间了。

纵使森田安慰了自己一路,三宅还是没办法从国分那句话中释然。

“我已经不想再爱上任何人了。帮我向小井和masa道歉,因为我的一厢情愿和任性,浪费到他们的时间了,也许,还伤到他们了。我很抱歉。”

明明谁都不需要他的道歉,即使会分手,还是希望他回来。

想恨他,可是三宅做不到。一系列连锁反应导致了这个最后结果,也许这样对谁都好。

明明没有忘记,三宅不会承认他看到国分的手机桌面,那张自己偷偷从森田那里发过去的井之原傻笑的照片。他知道他还爱他,可是,以自己的立场,他没有办法为井之原做任何解释。

坂本那边,他也什么都说不出口。对方却像是看穿他似的。

“见到太一了?”坂本不知为何松了口气,“你不用瞒我的,他不希望我去我不会去找他。”

“是……他还让我替他,向你道歉。”

“……”没有说什么,坂本回到后厨拿出了两份精致的蛋糕递给三宅。

“你们试试看?我想放到菜单里的。”

 

一个信息发到井之原的手机上。三宅紧接着又补了一句。

“小井,你觉得你能解释清楚,还不会再次伤到他,我就告诉你地址。”

可是井之原没有再回复。

Line的界面上显示着已读 。

井之原也好久都没来见过三宅,反倒是他的姐姐来了好几次。

森田告诉他,井之原最近的状态回到了最开始的样子,精神得很,新刊也弄得很好。可是有时候会看到井之原从吸烟室里出来,眼眶泛着红。那个地方,原本整个编辑部只有森田在用……

“他们迟早会被他们的倔脾气给憋死的。”

三宅这么说,森田只能看着他生气的侧脸微笑。有时候倔的不行的到底是谁啊,明明大家都要怕他三分的。

轻轻环住三宅的脖子,森田轻声说:“那也请我们三宅先生,以后不要倔了,有什么事都请直接告诉我。”

“…嗯。”

“我们这周末,还去城岛先生那里休息一下吧。”

“嗯。”

 

没有了国分,周末森田和三宅也不会来。坂本的餐馆不免安静了很多。

午饭的时候,井之原来过了。没有过多的话语,安静地吃完午餐,走到吧台,笑着和坂本交谈了几句便离开了。

有时候那个叫冈田准一的孩子会在井之原离开后跑来,点刚才井之原点过的食物,然后爽朗地笑着夸坂本做的食物很好吃。

虽然坂本经常会看到他经过时发现井之原在的话会突然躲起来。

时针指过了夜晚十点,最后一位客人终于吃完了。

依旧是长野。

“坂本先生,你做的饭真的太好吃了,以及,你真的不考虑一下跟我交往么?”

又是这个问题,坂本笑着回答,长野先生,这段话您已经说了第五遍了。

“那我们换个问题,你是否接受我下一期美食连载推荐你这边。”

依旧是拒绝。

坂本摇了摇头,“我的店只有这么大,不需要什么人气。”

 

我不需要什么人气,这里,我只希望能成为他的避风港。

他说过我做的食物好吃,那我可以放弃在音乐剧世界打拼的机会,在这里开一间不大不小的餐馆,他在需要的时候,用食物安慰他,愈合他的伤口。

这个地点在他上下班的路途中,在这里,他也好我也好,认识了不少有趣的人。

这样,就够了。

虽然这个原因他不会知道。

但我还是会在这里等下去。

无论他还会不会回来。

==============================================

24小时内写完一篇的目标达成了。

可是真的写到我自己都觉得有些莫名奇妙了。

真的很抱歉在我们小天使身上放上了我奇怪的恋爱观(虽然也不完全)

欢迎尽情骂我可是不要骂他呜呜呜呜呜,他超可爱的,大家都超可爱的。

好了我可以截图跟廷廷说了去换头像了。

下一篇更新,大概是我补完作业以后......

(微笑吧我真的不会坑的真的qwq)

存个档出门吃饭。

我要相信我能24小时内写完这篇的

无题 中

这篇涉及三对CP,坂本昌行×国分太一,井之原快彦×国分太一,当然这一章依旧没有长野博×坂本昌行

糖里混刀

我爱刀子。对不住我可爱的小伙伴我要食言了。这篇是彻彻底底的BE

那么开始


国分的工作是下午开始,很自然地他就睡到了十二点过后。

坂本的家让他有一种很习惯的感觉,他很自然地认为,大概是因为认识的太久了吧,彼此基本都知根知底。

坂本一早就出去工作了,line上给他留了条信息,说是和三宅商量新的菜谱去了。知道他不会早起就直接留了午饭。

拿出自己的洗漱用具,一切打理好以后国分看了眼放在微波炉边上的盘子。

哦?

蛋包饭!

LUCKY~

收拾好东西以后,国分出门去了电车站。

 

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电台主播,他的工作不仅仅是广播。

下午的工作很快就在他特有的声音中结束,伴随着特地选好的音乐,一切很顺利。

顺利到国分以为自己已经完全忘记了让他昨天痛苦不堪甚至请假没来工作的事。

在自己的准备室为明天的工作做着准备,却听到了敲门的声音。

“国分先生。请您快点准备一下,今天您有个杂志采访。”

“诶?好,我马上出来。”

快速收拾完东西,坐上staff的车去了约好的地点。

采访结束的时候,已经过了七点。

为了避免一切会让自己想起他的事,国分都没去确认是哪家杂志社的采访,匆匆道别。

要不,趁坂本的店还没关门,去吃点东西吧。

国分看了眼时间,愉快地这么决定了。

但他绝没想到,会在坂本的店附近遇到井之原。

距离稍微有些远,远到对方可能根本不会注意到自己。

但是又近到自己很清楚,那个,就是井之原。

国分想开口叫他,却看到了井之原的身边站着一位打扮优雅的女性,无论怎么样从国分那个角度看过去,两个人都十分亲密。

他笑的真开心。

没有我,他依旧这么开心。

他都没有找我。

可能没有我,他会更开心…

井之原丝毫没有看到国分,注意力好像都在他面前的女性身上。

没有再看过去。

用力打开坂本餐馆的门,国分迅速走了进去,然后就在门口站住了。

委屈,生气,不甘心…

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悦的感觉,让三宅顿时没了嬉闹的心情,因为好久不见本来想久违的打招呼的话语,都直接被三宅咽回肚里。

国分进来没多久,森田就推开了门。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森田直接拍了拍国分的肩膀跟他打了个招呼。却不料国分的眼泪直接掉了下来,把森田吓得不轻。

三宅冲过来拉过森田轻声问他干了什么,却对上森田有些懵的表情。坂本从吧台后面走出来。

“发生什么了?”坂本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冷静一些,他从不希望国分难过。

“对啊对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太一你说出来嘛,说出来会好受些而且我们说不定还能帮上你什么。”三宅把森田拉开,又把国分拉去吧台坐下,问个不停。

 “我刚刚……看到他了…”国分胡乱抹了一下一下脸,抬起头看向三宅,又看向坂本。

面对国分眼眶微红,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的状态,坂本的心情也变得不怎么好,一股怒气冲了上来,然后看到了三宅和森田满是疑惑的眼神。

“是井之原吧?”凭着直觉,这几年能让国分情绪有这么大变动的,也就只有他了。

国分默默点了点头,眼泪有些止不住,眼前总是一遍遍回放刚才看到的情景,和之前收到的那封匿名邮件。他越想越难过,结果还是哭出了声。

坂本思考着是放任国分就这样哭一会儿还是安慰他让他停下来。却看到三宅和国分两个人听到井之原的名字,脸色就变了。

两人稍微向坂本示意了一下就跑了,还顺带带走了正在研究怎么设计的新菜谱。三宅给坂本留了个消息,说明天来之前会搞定,坂本也就不好多说什么。

 

听到井之原的名字,三宅立即看向森田,内心大叫不好。

森田听到这个名字,内心也是乱的不行。两个人短暂的眼神交流过后,三宅索性迅速收完东西拉着森田跑路。

“你们编辑长最近都干了什么啊???竟然把太一弄哭了!”三宅有些生气,纵使自己和井之原再怎么熟悉,也不能放任他弄哭自己的朋友啊…

“我怎么知道…更何况你不是比我更熟悉他么,好歹也是你表哥。”森田有些委屈,不过想想最近井之原的情绪变化确实不小,犹豫了片刻他还是把井之原最近的情况很三宅说了,“三个月前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井之原他就开始有时候会对着手机傻笑,下班都准时了,那时候我们部门的女孩子们都在猜他是不是谈恋爱了。”

“估计是吧,那段时间开始他都没来找过我,阿姨还问来着…不是,不会就是太一吧?”

“现在看起来估计就是了…”

“所以他们现在是在吵架了???这两个人会吵架?????”

被三宅拼命摇着肩膀,森田整个人都没办法站稳。

“我怎么知道啊!!等等,今天他好像整个人状态有点不对!虽然是快到新刊的最后期限了但是感觉他有点凶过头了,感觉在生闷气。”拉住三宅的手,森田接着说,“要不我说是来接你,可能我今天都回不去……”

还好井之原状态不对还能记得他有一个闹起来会很麻烦的弟弟。森田突然有点庆幸。

“等等?!那个是不是小井!!”不等森田反应过来,三宅就把他整个转过去。

看向三宅指的地方,森田很确定自己看到的是井之原,那眼睛那神情,绝对是井之原。森田刚有一些吃惊,便注意到井之原身边站着一位女性,对方很明显注意到了他们,提醒了井之原。

井之原随着那人说的方向看过来,然后不出意外,三宅和森田被发现了。井之原和那位女性交谈了几句便立马往两人这里走。

“健,我们现在跑还来得及。”森田拉住了三宅的手。

“也…也是哦。”三宅看着慢慢逼近的井之原,毫不犹豫拉上森田开始在街上飞奔。

也不知道第二天的新闻上会不会有著名杂志编辑长在代代木竞技馆附近追着自家社员和表弟,三人狂奔不止的新闻。

 

没有注意到从餐馆门口跑过去的三人,坂本给国分倒了杯水。

等国分情绪平静些,便带他回去了。停好车,国分突然说要去趟便利店,坂本就先回去做饭。

不知道何时下起了雨,国分回到坂本家的时候,已经被雨淋的湿透了。

脸上早已经不知道是雨还是泪水,国分已经没有力气再去哭。看着坂本的眼睛早已经没有了情绪,他很累了,无论是精神还是身体。

累到想要彻底离开井之原。

坂本急匆匆拿出毛巾帮国分擦着头发,虽然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他觉得这时候不要问比较好。

把人推进浴室,等他出来再帮他吹干头发。确保他不会着凉生病以后,再去重新准备一些食物。国分的这种无力感,坂本没办法帮他解决,它能做到的,只有作为一个朋友的,不要让他受到别的伤害。

作为一个朋友的立场。

然而这个立场,在国分把头靠在坂本的胸口时,瞬间崩塌了。

国分没有再哭,但是能明显感受到他的心情。坂本伸出手臂把人圈在自己怀里,有力地,抱住了他。

“太一,你要不要和我交往。”

“我喜欢你。”

 

“ひろし?你在弄什么?”冈田看着嘴角扬着的长野,好奇地问。

“没什么。对了,今天我们吃什么?”放下手机,长野的眼睛恢复清亮。

没有暗下去的手机屏幕上显示着

“收件人:国分太一”

 


无题 上

这篇涉及三对CP,坂本昌行×国分太一,井之原快彦×国分太一,但这章不会有长野博×坂本昌行。

糖里混刀

作业欠的太多我反而一点都不想动。就把从入坑开始很在意的CP拿出来写了。前面几篇更新随缘吧,但是相信我qwq!微笑吧我不会坑的!

 好了那么开始


国立代代木竞技馆附近,有一家小餐馆。餐厅很小,店员也只有老板一个人。店里有西餐也有和式的食物,有正餐也有下午茶,老板起得早时,还会有早餐供应。

也算是家挺神奇的店。

店老板叫坂本昌行,父母经营着蔬果店,他在大学时学了声乐却在毕业以后,在这一代开了家餐馆。

那天时近深夜,坂本没打算做居酒屋生意,在等来森田带走三宅以后,便准备收拾厨房关门回去休息了。

确认完一切都收拾好了,走出厨房,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masa…你这里有没有什么吃的啊…”

“??????”

看着国分提着大的旅行包走到店里,坂本有些迷茫。

“你来的也太晚了吧,我记得告诉过你我这里过了晚饭的点就不营业了的。”有些责备,但更多的是不解。

“我……”低着头,国分不自觉地弄着手里包的带子。

感觉到了对方的难处,不由地,坂本还是心软了。“好吧,下不为例。”

“太好了qwq,对了,masa,我能不能在你那里住一段时间?”

“诶?”

 

也不知道怎么就接受了对方的请求,坂本用家里剩的一些材料做了炒饭以后,去收拾书房。

本就一个人住,餐厅和客厅就索性没有区分,厨房的空间放大了些。卧室也不大,一张稍大的单人床和衣柜就把房间塞得满满的。再然后,也就只有一间卫生间和被烹饪类图书塞满的书房了。

“masa,你不用收拾了,我在客厅找个地方就好了。”国分探出头对坂本说。

放下手中的书,坂本走出来,“我的意思是你睡房间,我在书房就行,正好这两天也要弄个新菜品出来。”

“诶?可是是我来蹭住啊。”国分抬起头看过去,坂本却直接转身回了书房。

“如果觉得过意不去就交房租吧,国分主播。”

“诶?!别这么见外嘛!”

国分乖巧地回到桌边把晚饭吃完,还不忘感叹坂本昌行的厨艺真是太好了。

 

 

书房的书多少让坂本有些无从下手整理,他还在思考,国分便跑进书房把他拉了出来。

国分把他拉到沙发上坐下,又擅自拿了几瓶酒出来,开启瓶盖就直接要和他干杯。

一瞬间让坂本有些怀疑这是不是他自己家。

杯子撞在一起的响声,几轮过后,坂本突然意识到问题所在。

“太一,你干嘛不回自己家?突然过来干嘛?”坦然地看过去,平视让坂本内心稍微平了一些。

“我……抱歉!我没跟你说,那次为了赔罪请小井吃饭结果喝多了把该说了不该说的都说了,结果……他就答应我了,后来我搬到他那里去了就没接着租公寓……”

“……哦,那不是很好,你喜欢他也很久了。那现在干嘛跑到我这里来?也不怕他多想?”

“我跟他……吵了一架,这次可能短时间都回不去了,也可能永远回不去了吧……而且,没关系的,他不会多想的,是坂本你的话。”

“……”国分没有看过来,听到那句话,坂本也不敢看向他。

自己的想法他根本不知道,也就是因为这样他才会在离开那里是第一时间放心地找自己。坂本很清楚,就是因为在国分的心里,自己是和他一起长大的挚友,所以没问题。

一遍遍在内心安慰自己,本来就应该这样子,可坂本还是没办法不在意那句话,以致后面完全没在听国分说话反而让对方担心自己了。

“坂本,你没事吧?”国分目光直接盯向坂本,却被避开了。

“我没事,但是还有事不能在喝了,你明天不是还有工作么,早点去睡吧。”坂本站起身,直接就想把国分拉起来推进卧室。

“真的没事么?”

“嗯。”

稍微收拾了一下客厅,坂本去了书房,算上让三宅设计新菜单样式和制作的时间,他还有一周,他没有时间因为国分的突然到访而分心。这样告诉自己,坂本揉了揉太阳穴,努力冷静下来看食谱。

卧室渐渐没了声响,坂本却放下心来。看了眼桌上堆满的书和笔记,眼前却很不合时宜地浮现出国分刚才看想自己的担心的眼神。

看不进去了。

坂本索性去拿了瓶绍兴酒。

不醉不眠吧。


很好(´°̥̥̥̥̥̥̥̥ω°̥̥̥̥̥̥̥̥`)我的坑填不完了。
那些感觉怪怪的我就,都不写了(喂)

城岛动(幼)物(稚)园

3人(猫)不可貌相!

国分很生气,换句话说,我们可爱的博美气得快炸毛了。
从大早上被那只赤狐吵醒以后,就一直不开心。然后,晚上多了两只幼猫……
一开始,见到幼猫的博美酱是很开心的。当然,是刚开始。
绝对不是在那只赤狐和那两只小猫玩开以后……

“你们明明是狐狸和猫,怎么能做到比汪酱还闹的……”太一在心里默默念叨。而且,当他们三个晚上一起窝进太一的房间的时候,他气到快说不出话了。

然而,太一做不到对两只小猫生气……毕竟,这么可爱……

可是,小猫再可爱,博美也是要睡眠时间的。

把两只小猫拎起来,然后,放到了隔壁,一间很可爱的也很安全的屋子。再然后,他努力忽略了幼年橘猫投来的求助的视线…….

“不是,ken酱你们呆在我那里谁都没法睡啊……”

然而,回到房间的太一,面对的是另一场战斗。

赤狐成功霸占着他的窝。

“井之原你这只臭狐狸!!!!”

想夺回领地的太一对赤狐井之原发起了攻击,在太一一口咬下去的同时,井之原痛的叫出声,还有喵的一声合了进去。

喵——

喵???

喵的一声????????

感到无比困惑的太一回过头…

门口ken酱拉住正趴在地上的go的后颈看着自己…

“你…你们怎么出来的????????”

看着橘猫对自己wink了一下,博美深知,今晚自己别想睡了。

4城岛动(幼)物(稚)园这一年的最后一个成员

时近中午,城岛先生边走边想着要不要去找山口帮忙。途经太一那边,就顺路去看看情况。

依旧空旷的大厅,以及有些拥挤过度的…太一的卧室?

房间有些乱,太一窝在他的被团上,井之原半个身子压着被团,脸上伤还没好。他的肚子上,趴着两只小猫。

城岛先生笑了笑,又去别的屋子转了转,一间堆了小猫们的行李,还有一件空空荡荡的。

感觉有些奇怪,但城岛先生没有多想,去了山口那边招呼了一下,两人便去门口,为迎接今天要来的新成员做准备。

“利达,你说新来的会是什么的动物啊?”

看到城岛准备的东西很细致,山口不禁有些好奇。

“是熊猫。”

没有停下手头的工作,拍了拍愣住了的黑熊,城岛先生开始讲解注意事项。

直到把从城岛先生手里接过来的熊猫幼崽捧回小木屋时,山口都没有回过神。

小熊猫凑过去紧紧地盯着熊猫幼崽看个不停,并没有在意别的什么。

在山口先生出门准备食物的时候,敏感的兔子感受到了一股杀意。




傍晚,城岛先生整理着名册,在熊猫准一的名册的一栏中敲上了已注册的章。

“这样就全员已注册了。”

开心地翻着名册,城岛先生突然对有一张感觉到了陌生。

堂本光一?…

感觉这照片上的孩子自己完全没见过,城岛先生很迷茫。

种类…白狐??

“?????利达??”面对突然愣住好像在很努力思考着什么的城岛先生,长濑也很困惑。

城岛动(幼)物(稚)园

我就写着玩(不)

幼稚园文笔,有缘能看到

对应的动物是和两个小可爱一起想的。

 1动(幼)物(稚)园是按“种类”分班的!

国分太一作为一只可爱的博美犬,在被城岛先生带到这个地方的时候,第一反应有点懵。

“利达你确定我是住在这边么?”太一看了眼周围,有些空荡的房间连着两三间小房间。

被叫做利达的城岛茂先生,认真地点了点头,以他作为狼的尊严向太一保证。然后把太一的名牌递给他以后,留下让他自己选房间的任务,就缓缓离开了。

看着空荡的房间,太一选了一间装饰很温馨还有充足的阳光的小房间,在门口挂上了自己的名牌。

简单收拾,看了眼时钟,心想着还早就该好好休息一下的太一,团在被窝里睡着了。

 

到这一天为止园里的人不多,和太一同时来的,还有一只英俊的帝企鹅。

“masa,很抱歉啊,只能让你单独住在这里了……阿嚏!”城岛先生帮新来的坂本昌行稍微收拾了一下,便开始打起了喷嚏。

“城岛君,要不你去休息一下吧。我们年龄也差不多,我能搞定的。”把城岛推出房间,帝企鹅先生关上了门,“啊,终于凉快下来了。”

 

在改造过的冷藏仓门口看了好久,也不知道有没有问题,城岛只好离开那边,远远地看了眼长野博的屋子已经升起炊烟,就索性慢慢走回自己房间。

“他们两个还真的是喜欢冷呢。”

那是一个带有田地的小屋,离海也不远。城岛先生看着日历,心想着,明天新来的那几个孩子,和现在园区里的大家会不会好好相处呢。

当然此时,长野博和坂本昌行都在准备着自己的晚餐,而国分还沉浸在睡梦中,完全没有意识到第二天会发生什么。

 

2狐狸是很难对付的!

一早的城岛动物园,哦不,城岛幼稚园有些热闹。

不太精神的城岛先生把大概的事情说了一下以后就回到屋里怎么都不愿意出来了。

 

“嗯、该怎么办呢?”看着紧闭的房门,井之原摇了摇尾巴,笑着问。

“你去那边选一间屋子整理起来就行了吧,我去收拾我那边了。”山口拉住井之原就往有可爱犬爪印的房子走,然后扔下人就跑。心里还想着,稍微喝狐狸保持距离比较好吧。

被扔在房子门口的花坛边,井之原看了一会儿山口的背影,边拉着行李往屋里走。

“是黑熊真好啊。”

 

听说下午还有几个孩子要来,在园区好歹也算年长的山口,开始默默打算起来。

收拾收拾房子,看着不多的收纳空间,山口开始做起了柜子。

 

进了屋子把行李扔在那个有些过大的空间里,往一个透着阳光,好像还有什么在反光的房间走过去。

“哦?”

明显,井之原对房间里的那个反光的小可爱很感兴趣,音调都升上去了!
“是博美呀。”
赤狐毛茸茸的大尾巴在身后摇啊摇,渐渐会碰到博美,可是井之原完全不在意的!不经意间身体已经慢慢凑过去,近距离观察着这只还在熟睡中的雪白的小可爱了。
然后,尾巴被抱住了。

紧接着,博美感觉自己被拎了起来。

强烈的变扭感让他突然醒了过来。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是赤狐不算太过但也很帅气的脸。

“这谁眼睛好小。”博美犬这么想着,

然后,

毫不犹豫就是一爪子。

 

下午和城岛先生一起出现在园区门口的,是山口先生。

作为一只熊,武力值OK,适应力很强,害怕的东西也少,不像长野和坂本那么不适合出门,又也算年长……

总之,他出来帮忙了。

虽然他不愿意说,其实自己是听说会有一只很可爱的兔子要来。

 

不得不说,下午来的人有点多。

确实也来了一只兔子,确实十分可爱。

但是,腿长让熊先生一瞬间有些难过。

熊先生把兔子和小熊猫领去了自己所在的园区。剩下三只猫咪交给城岛先生领去太一那边。

三只猫咪种类各不相同。有一只橘色的小奶猫叫三宅健。大概是橘猫吧……希望不会变很胖,城岛先生这么祈祷着。另一只叫森田刚的也是奶猫,应该,城岛先生觉得应该是黑猫吧。最后一只毛很长,很帅气,当然,个头也要比另两只大不少的,叫长濑智也。

当城岛先生领着三只猫走到那屋子门口时,第一眼就看到了脸红扑扑明显还在生气的博美犬太一,以及脸上被抓了尾巴还受了伤的赤狐井之原。然后,他立马下定决心,留下了两只奶猫,把那只稍微年长些的长毛猫咪带走了。

不然,照这样子,这孩子会被弄秃的。

那两个还小,这两人也不会忍心下手吧……大概…..

把长濑带回自己屋后,城岛先生突然想起来,好像还少了一个小家伙。

 

长腿兔子跑的很快,就到了属于自己的屋子。

抱着小熊猫的黑熊先生随后也到了。

兔子先生自我介绍到他叫松冈昌宏,并表示十分喜欢山口先生加的家具,两个人聊了没几句,兔子先生就改口叫黑熊先生“阿尼”了。

不愧是强健的大型兔。但是,意外地是个容易害羞的兔子。

在小熊猫试图亲兔子先生的时候,他立马就脸红并躲开了。明明看上去特别喜欢那只小可爱啊。

没忍住,在山口目光直接对上小熊猫圆圆的眼睛时,毫不犹豫就给他喂了苹果片。

小熊猫的说话慢悠悠的,还有些黏糊糊的。他说自己叫堂本刚,看起来是个很喜欢食物的好孩子。

当然,超级可爱!

与此同时,好像从门口回来到现在,山口先生总觉得背后有股视线一直在盯着自己呢……而且,好像充满着杀意。

猛然回头,山口看到了大概是一只白狐的影子。

山口心里大叫不好…

“怎么又是狐狸!?”

人偶与猫

久违地想起来得更新......哪怕没人看

这章节其实没啥、safe~(小天使式比划)

章三

6

“少年死了

  我确实是猫妖,能变成人

  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他被抓走

  那种莫名奇妙的情绪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没见到小眼睛

……”

 

 

摊开的笔记本上留着这几行字,铅笔掉在地上,森田整个人趴在床上。井之原看着笔记本,又看看森田,叹了口气,想说什么却又咽了回去。

轻轻摸了摸森田的脑袋后,井之原便走了出去。在笔记本上留下一行字。

“那只是以前,千万别陷太深啊”

 

 

森田想睁开眼睛,却失败了,身体各处没有了知觉,也动不了,就像死了一样。

死了???

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试图挣扎出这个身体。痛感饥饿感却突然涌了出来,伴随着剧烈的咳嗽,让森田意识到这个身体还活着。还没有完全恢复的听力让他隐约听到了一个男性的声音。

“喂,太好了!还活着。”

好熟悉的声音啊……

然后大概是又一次失去了知觉。森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柔软的毛毯让他觉得很舒服,身上的疼痛感也渐渐消失了,然而睁开双眼的时候,看到的景象却让他吓得跳了起来。

自己毛茸茸的小爪子前,是一张近距离的男性的面孔,当然吓到他的不仅仅是这距离,眼前那张脸也太像长濑了吧……

“喵?!!!”

从毛毯上跳起来的森田成功把本来就处于浅眠状态的男人闹醒了。完全没睡醒的状态让男人盯着森田看了好一会儿,然后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男人急匆匆地离开又急匆匆地回来了,拿来了一小盘鱼肉放在森田面前,然后又睡了回去。

看了眼盘子里的东西,森田向饥饿屈服了。吃完了盘中的东西,森田才好好地开始打量现在他所在的环境。

简单的家具,除了那块毛毯以外,所有的物件都是近乎黑白的。桌子上放着一个木质的盒子和一个画框。画框里是一位和蔼的先生的画像。房间的角落还有一张工作台,周围堆满了失败的人偶的肢体。

看了一会儿,森田觉得还是跑出去比较好,一直看着那堆物件总让他想起一些不太好的东西,比如少年的……

比如火。

急匆匆地往外跑,却在门口撞到了人。

“喵!”

“哇!”

被撞到的人看到森田明显被吓了一跳。“啊?!…真的假的啊…这家伙什么时候开始养的猫了啊……唔啊看过来了好可怕?!”

森田抬头看过去,一种强烈的违和感告诉森田眼前的人和长濑在校外那个乐队的贝斯手超级像了,脸怕猫这一点也……可是……他手里的箱子散发出了很好闻的香味,是食物的味道!

见森田没怎么动,来客也放松了些警惕,轻轻把森田抱了起来,顺了一下他背上乱糟糟的毛。

森田被抱了起来,成功看到了箱子里的东西,是鱼!好多新鲜的鱼!不争气地盯着箱子里的鱼,却被顺了毛。来客小心地把他放回房间里,又给了他一块鱼肉。

森田默默吃着盘子里的美食,来客把箱子放到了大概是厨房的位置,又折回来收拾工作台附近的物品。终于吃饱了的森田舔了舔爪子,头却突然被拍了拍。

“谢谢你陪着他啊,茂刚去世,现在他还很不好受吧。”

森田顺着来客的目光看过去,木框里放着一张画像,一个慈爱的中年人。

 

7

“?!”

“唔啊!——”本想叫森田起床的井之原被突然坐起身的森田吓了一大跳。“刚你干嘛啊!”

“。。。。。。”好好缓了一下,森田才勉强地回应道,“没事…就刚刚被吓了一下…”

“???”

看见井之原还看着他发愣,森田便快步走上去推着井之原下楼。

 

大概是过了井之原家最安静的一个早晨。

看得出井之原真的很担心自己,森田在出门前还特地补了一句:

“我真的没事,你放心吧,小井哥。”

丢下井之原因为森田那句哥哥彻底愣在家里。

“刚他竟然叫我哥哥了!那怎么可能一点事都没有!”

 

森田到教室的时候,已经快上课了。一早上全想着怎么表现得像没事让井之原放心,到了学校才发现不仅课本带错了还没带笔记本和笔。

“啧。”

“你这是怎么了,刚?”长濑看着眼前向座位移动但是却不知道为什么在跟自己发火的森田,觉得自己大概是看到了一只被毛线缠住了的猫。

“没…没什么…”森田抬头瞥了长濑一眼,就没敢再看他。

毕竟,早上自己可是在梦里安心地吃完了长濑给的小鱼干以后在他工作台上玩毛线,结果没留神摔倒了地上……

这种事……说不出口啊……

课程进行到一半,森田才发现光一不在。这明明是东山教授的物理课!然而还没来得及吐槽,就被长野教授叫了出去。

虽然森田承认自己很喜欢长野教授也很庆幸自己被叫出去不用担心东山先生的突然点名,可这种情况下被叫出去,真的不太开心。

“教授,是不是小井给你打电话了。”

跟在长野身后,森田很想埋怨井之原。

“他说你稍微有点不在状态啊。”长野说得很平静,完全不像急的样子,“他说你今早竟然叫他哥哥了。你懂事以后就没叫过他哥哥吧。”

打开心理咨询室的门,长野回过头笑着说。

“……大概是吧,我不记得了。”森田有点气不过,下定决心不再叫井之原哥哥了。当然,下一秒当他的目光和正准备黏上长野的准一对上时,森田决心把这件事也不告诉井之原。毕竟先是他不对的!

 

长野没有跟森田多说什么,只是嘱咐他好好休息,学校这边,如果身体不舒服,短期请假也不是什么难事。

然后,森田索性把这个学期剩下的两周,都请假了。

到家后的森田忽略了井之原的各种担心和提问直接躲进了自己的房间,顺便锁上了门。

并没有去看笔记本,森田带上了耳机试图在音乐的世界中放松下来好好休息一下,没多久便睡着了。

轻悄悄打开门,井之原看见睡着了的森田,帮他盖好被子,放好了耳机,带上门。有些无奈地回到了客厅。

 

 

感觉到有人在戳自己的脸,森田觉着大概很快会停下便没多想。

从工作台上摔下来以后,森田就不被允许去工作区域了。和长濑乐队里那个bass手很像的人每次出海回来以后来一趟,顺便给他一些好吃的。所以,他就基本直接睡在店门口的书桌上。

可是,戳他的人好像没有收手的意思。不仅戳他的脸颊,还玩起了他的肉垫。

“喵!!!”十分生气的森田睁开了眼睛,当他看到几乎与小眼睛重叠的脸的时候,毫不犹豫地用爪子挠了上去。

“喵!!!!!!!!!!!!!!!!!!!!!!”

“呜啊?!”

被突然挥爪的猫弄伤,来客忙往后退了几步。

“先生,你找到你想要的了么?”森田感受到声音从身后传来,伴随着脚步声。

“是的,就是这个孩子。”眼前的小眼睛笑着将手中的玩偶托起,递给对方看。

“行,要我替您包起来么?”

“不用了,我带了东西的。”

“那,恭喜您终于找到了这个孩子,欢迎您下次再来。”

“我会的。对了,等一下。”小眼睛轻轻把人偶放在书桌上,靠近对方与他对话,途中还指了指人偶展示架的最上层。

森田对他们的对话毫无兴趣,扭头准备回房间,却看到被小眼睛选出来的那个人偶,和冈田出奇地相似。然后,那个梦又从脑海中跑了出来。

小眼睛很快笑着回到了人偶身边,细心地捧起,然后把手中的什么放到了森田的背上。

他大概是感受了森田想对他说什么,便直接开口挡下了他的话。

“猫妖先生,这个放了很久还没能卖掉的人偶,就作为礼物送给您了,不过有些事请您保密。我们还会再见的。”

看着小眼睛远去,森田也不知道自己背上的人偶到底什么样子,还不敢在前堂搞事。只好小心翼翼地背着人偶回到他的卧房,一个温馨的储物间。

却不想,森田刚准备坐下,便感觉背上的东西大概是坐了起来,然后又紧紧抱住森田的背。

“好柔软呀!这毛好可爱!”

“喵?!?!?!”

 

 

 

深夜,井之原还在忙着工作的事情。却听到森田的房间传出了他的惊呼声,立马冲过去却看到,森田坐在床边,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看到井之原来了,没头没尾地冒出这么一句。

“小井,你要幸福啊!”

 

“?????????????????????????????????”

 

默默写完,把井之原推出房间,关灯,森田又躺回床上。他想知道,那个小小的身影是怎么回事。
留下了井之原一个人在门外发愣…

 

 

 

章四

8

“看到小眼睛了,大概能联系到后面会发生什么了。

我不相信长濑除了音乐(和农业),别的还能这么认真

那个声音,总觉得听到过

小眼睛……该不会也是人偶师吧……

那个少年,

到底会在哪里……”

 

 

-海-

有点意识流,也不到怎么就写了。

大概是个系列分两篇(故事没关联)这篇为阿丿side

涉及CP:不吃药组,轻微 节奏组。


你的过去没有我,将来也不会有我。只有现在......

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天气和今天一样好。

淡淡的云,干净的天。

啊,还有这片安静的海。

还有清爽的海风。

或者说,海边的水族馆,

以及水族馆里的动物,应该也没有变过吧。

来往游人的说话声,笑声。

轻轻的水的声音。

一切都这么熟悉,就连空气都好像不曾变过。

 

就好像,你还站在我的右边。

 

见到你的时候,我曾一度怀疑过自己的眼睛。

和海豚互相泼水的你,瞬间让我觉得很有趣。

静静看着你和海洋生物一起玩耍的目光,大概让你困扰了吧。

当你投来困惑的目光时,其实,我顿时慌了阵脚。

你的眼睛,就像海。

像海那般沉静,也像海那样,平静之下藏着太多东西了。

只是,当时的我并没想那么多。

只觉得,你的眼睛和海一样吸引人。

 

本是无意识地走到了那片海滩,却在那里连着几天遇到你。

你坐在岸边看着海,像是在放空,却总又觉得你心事重重。

几天下来我们慢慢熟识,就像默契非凡的挚友。

但是那时候,我对你,大概已经不满足挚友这个词了吧。

从偶然到装作偶然,再到与你相约。

我想离你更近,即使我未来的时间,全部都被你占据都无所畏惧。

然而,与你初遇后的快半个月时的那天,

看见泪水突然从你脸庞滑落,我匆忙间才发现我都不知道你的名字。

 

当我问起你的名字,你就笑着说让我按我喜欢的叫法叫。

然后,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那样称呼你了。

太一。

那时的我,既不知道为什么会想这么称呼你,也不没注意到,你眼中闪过的阴霾。

我以为你很喜欢这个名字,我甚至以为你在这之前是不是没有名字或舍弃了自己的名字。

“小井。”

你这样叫我,你笑着,这样叫我。

瞬间我就应下了,丝毫没有觉得任何不对。

那细微的不对,比如我从未告诉你,我叫什么。

我错了。

我们的关系,随着时间,越来越暧昧。

那是初遇后一个月的最后一天,我终于鼓起勇气,想向你把我所想的都说出来,却在路上遇到了mabo。

我揉乱了自己的发型,有些害羞着,本想向他介绍你时,却看到了他又惊讶又欢喜还有些疑惑的眸子。

然后我看到了他身后本笑得宠溺的gusan,复杂的眼神中甚至都出现了怒气。

我错了。

我没有注意到那时你的表情。

甚至忽略了你想和我说话的动作。

他们还没说什么,我便拉着你离开了。

那个晚霞染透了天空的夜晚,我们彼此告别,就像平时一样。

或者说,是和那短暂一个月中的任何一天一样。

天很美,空气很清新,你依旧那么可爱。

我很天真地和你约定第二天的见面时间地点。

可你爽约了。

或者说,再也没再出现过。

当我试图找遍了所有地方,我的眼泪都没掉下来。

我发现,我完全不了解你。

但是,身体好像知道你要走,知道你会这么什么都没说就走了。

那时我只想骂你,明明相处时那么温柔,却走得这么干脆,这么狠心。

 

直到mabo急匆匆地找到我,交给我一本日记。

为了让我看下去,他甚至赌上了我们竹马的友谊。

然后,我看了。

充满惊讶地发现,中间跳过了那么多年又重新使用的日记内容时,我的大脑,大概是当机了。

mabo向我提起了你,那个本该属于我们的,最美好的夏天。

可是,明明去海边时,是我们两个,可他们找到的,却只有沙滩上奄奄一息的我。

和海里找到的,你最喜欢的那串项链。

大家给你做了衣冠冢。

日记里,把所有的事,都写的清楚。

包括那年你未说出话,和那个夏天所发生的事。

 

几天后的现在,坐在海边的我,已经把日记本翻的很旧很旧。

眼泪却止不住了。

呐,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很残忍。

没有认出你的脸,没有认出你带着的项链,甚至把你完全忘记的我,为何你还要笑着面对。

我的记忆里,没有了你的样子,却把你的名字记到了潜意识里。

“你的过去没有我,未来也不会有我”

这样的事,你凭什么自己决定。

我明白你的意思。

可是,

你有没有想过,没有你的我,就已经不再带着那样的情感了。

你想让我完全忘了你,为什么,还要留下这些?

 

你知道么,现在看着海的我,都记不起,你姓什么。

很过分吧,这样的我。

你知道么,现在看着海的我,记忆中你的身影,已经越来越模糊了。

很过分啊,这样的你。

所有人都记得,却都不向我提起任何与你相关的事。

所有人都记得,却让我一个人把你忘记。

为什么。

我知道了为什么自己总想到这片海边来了,我知道了为什么自己总觉得心里空空的了。

可是。

来不及了。

你不在了,我还在不断遗忘。

即使那时候的我们曾经相爱,即使……

 

把你的项链带在身上,我擦干了泪水。

 

我的过去,你被抹去了。

我的未来,你已经不在。

我的现在,被你带走了。

一熬夜就胃疼…md估计是上次喝高了伤了胃。短期内不敢碰酒精了。
白天把作业弄完得把刀子弄了…()
顺便面应该到了后面几天清淡点…


(可是还是想喝…)

Könyv_

J家主T,N团入J家坑,现JF三团饭,大写的KKL,yara他超棒的!
J外闹太朗本命,被太太拉着即将掉入三浦的大坑(还被井上先生苏的不要不要的)
俳优墙头有一堆…进叔满叔松重叔之类的(喂)其实还有柳乐()
话唠一个,人傻+手癌末期+拖延症重症患者
动画游戏基本出坑,小说的话,太宰先生芥川先生东川先生作品的脑残粉
冷CP重度爱好者(也不完全是)
希望能看完简介的找她玩(胆小的可怜虫)